论文园地

   您的位置: 首页 > 论文园地 >

我的语文老师外一篇

2019-08-14 01:52 来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我的语文老师》

  在我清晰的脑海中,曾经有一个人拉动我的手臂,走上一条求知的路。

  他矮矮的身材,体态有些臃肿,方型的脸颊,说起话来,连珠炮似的有趣。

  他过去在宣传队里呆过,造就了一身的才艺。后来,他到学校当了教师,严瑾的教学态度,让同行们都夸口称赞。

  第一次与他接触,是在初三的时候。他来教我们语文,第一堂课就把我们逗得哄堂大笑。同学们认为老师很幽默,也很随意。后来就没有人这么认为了,老师开始板起了面孔,我们开始变得战战兢兢。教室中渗透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我从心里怕他,不知为什么,尽管他从来没有打过我。一个偶然的事件,让我对他充满了感激。

  一次课堂上,老师让我去前面写词语填空。我很紧张,上讲台时一不小心就跌倒了,眼镜摔个粉碎。他赶紧过来扶我,拍了拍我身上的尘土。我一下子哭了,这副眼镜是爷爷领我在沈阳花六十元买的。我捡起眼镜发呆,他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把我扶到座位上。

  不知是谁发出了号召,同学们开始为我捐款。语文课上,老师把一副新眼镜交到我手里。事后,我才知道是张老师发起了号召,这副眼镜花了一百元。戴着这副“温暖”,我激动的写了一篇作文。

  这篇作文写得很感人,张老师把我的作文铅印成卷纸,发到每位同学手中。捧着这张发烫的充满温情的纸,我内心无比的自豪。课堂上张老师逐字逐句的研读,让我很有成就感。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老师找我促膝长谈。原来在我出生的时候,他竟然是我家的邻居。我的家境他都看在眼里,中午迟到了他从来不说我,因为他知道我用一个弱小的身板支撑着一个家庭。张老师让我记住一句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他为我种下了文学的梦想,鼓励我要走在文学的路上。我的几篇作文都受到了张老师的推祟,一篇作文还参加比赛获了奖。

  《我班的班风》,《我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老师的眼睛》……一篇篇作品,就像一首首歌,永久的在心里飘荡。

  我走在文学的路上,张老师却去了远方。在另外一个世界里,真诚的问一句:张老师,你还好吗?

  《卖鱼》

  喜旺和茂财都是凤凰村的村民,,两个人有一个相同的爱好:就是都喜欢捕鱼。

  喜旺家住在村东头,茂财家住在村西头,平时两个人并无来往。夏季到了,河水从脚面一下子涨到了腰。两个人开始天天碰面了,各自带着渔具来河里捕鱼。

  喜旺天生脑子灵活,捕鱼的办法很多。茂财天性憨厚,但是心眼儿一点也不少。喜旺用的捕鱼的方法,他一学就会,捕到的鱼一点也不比喜旺少。

  凤凰村离集市比较远,况且五十年代的农村交通也不是很方便。喜旺和茂财正和他们的名字一样,都有经济头脑。那时候刚解放,还没有进入合作社,在集市上把鱼卖了,可以换些钱贴补家用。

  喜旺心眼多,起大早就挑着担子来到集市上。等茂财来时,他的鱼都卖出去三分之一了。他们俩卖鱼的摊子紧挨着,喜旺早早就收摊了,乐滋滋的买些日常用品在茂财眼前显摆。茂财的鱼到快散集的时候还没卖出去,急得直上火,索性把剩下的鱼贱卖了。

  又到集市了,这回茂财也起了个大早,赶在喜旺之前来到集市上。集市上来买鱼的人渐渐多了,两个人的竞争十分激烈。喜旺能说会道,他的鱼卖的特别快。茂财老实憨厚,有时还要搭别人几条鱼。尽管如此,买鱼的人还是喜欢去旺财的摊前凑。旺财用的称每次都撅得很高。茂财的称每次都是平走,买鱼的人心里也有小九九,权衡利弊,还是觉得旺财卖的鱼便宜。茂财的鱼又没卖出去,哭丧着脸回家了。

  在河边两个人又相遇了,喜旺神气的开始数落茂财。“我说茂财兄弟,不是哥哥说你,做买卖得心眼灵活,你给人家几条鱼,人家就会买你的鱼吗?论起做买卖,你可照哥哥我差着一大截呢!”

  “那是我没经验,就当花钱买教训了!”

  “嘿嘿,还不服气咋地?有句对联写得好,上一联是,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下一联是,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横批呢?”

  “横批就是行也不行!”

  “还可能是不行也行呢!”

  “你还挺犟,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又到集市了,两个人一起来到了集市上。这回茂财的称也不平走了,称杆撅得老高,茂财竟然比喜旺先把鱼卖完了!

  “咋样,喜旺哥,你还有啥说的?”

  “别高兴太早,你卖了多少钱啊?”

  茂财把卖的钱让喜旺看了看,喜旺顿时一撇嘴,“才卖那么点儿啊,你看看我卖了多少?”喜旺也把卖的钱掏出来,比茂财多了不少!茂财挠了挠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一场大雨过后,河水又涨了。两个人又在河堤边上聊起了天。

  “我说茂财兄弟,不如你把鱼兑给我得了,我也不少给你钱。”

  “不地,我还是自己去卖吧!”

  “每次你也卖不多少钱,何苦呢?你呀就不是做买卖的料!”

  “我知道自己笨,卖多少是多呀,够花就行呗!”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呢,忒笨!”

  这天早上,两个人都早早的从家里出来到集市上卖鱼。天公不做美,起早就挂起了大风。说也奇怪了,茂财的鱼比喜旺的鱼卖得快。茂财吸取了上回的教训,称也不高走了,但是不影响集市上的人来买他的鱼。喜旺很纳闷,过来看了一眼茂财的鱼,个个水汪汪的,再看看自己的鱼,都挂上了尘土。

  “我说兄弟,你的鱼怎么个个水灵灵的呢?是不是浇水了?”

  “这个呀,是秘密!”

  这个集,喜旺的鱼没有卖出去,垂头丧气的回家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咋回事呢?这么远的路,他总不能挑桶水吧!”

  又开集了,喜旺起早把鱼洗了一遍。挑着担子上路了,这天还是挂大风,洗干净的鱼还是沾满了泥土。这天茂财的鱼依然先卖完了,旺财非常苦闷,正垂头丧气呢,几个大汉出现在他面前。一个红脸大汉指着他鼻子骂道:“小子,你行啊,做买卖也不老实,竟敢缺斤短两?”

  “大哥,这话从何说起呀,说话得有证据啊!”

  大汉把鱼往喜旺眼前一扔,“我买了你两回鱼,回家一称都差二两,你小子这称有鬼呀!”

  “怎么会呢,大哥,我再给你称一下!”

  “你小子心术不正啊,不用你的称了,用这位兄弟的称称一下。”大汉把鱼放进了茂财的称盘里。茂财一称,还真是差二两。红脸大汉把喜旺的称抢过来,发现称盘底下粘着一块吸铁石,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几个大汉急眼了,把喜旺的鱼摊掀翻了,鱼洒落一地。这还不算,几个人还要打喜旺。茂财一看赶紧去拦,毕竟都是一个村子的,有事不能看笑话。经过百般说和,总算把事情平息了。喜旺很感激茂财,心里还是犯嘀咕,为啥他的鱼没有泥呢?


相关文章


严正声明:频道文章除注明来源外,均系360肿瘤治疗网编译或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