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转移

   您的位置: 首页 > 癌症转移 >

研究癌症小学生省级奖被撤,青少年科创大赛仍有八问待解

2020-07-20 00:04 来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原标题:研究癌症小学生省级奖被撤,青少年科创大赛仍有八问待解

研究癌症小学生省级奖被撤,青少年科创大赛仍有八问待解

  引发质疑的研究项目。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官网截图

  新京报快讯(记者 张璐 马瑾倩 徐美慧)“小学生研究癌症获全国大奖”一事持续发酵。7月15日晚,第34届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发布调查和处理结果,决定撤销该项目省级一等奖奖项。

  当晚,涉事学生父亲陈勇彬在科学网发布情况声明并致歉。他称,儿子根据自身科研兴趣选择了本课题,在多人指导下亲自实验操作,获得主要实验数据。他表示,自己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申请上交该项目获得的奖项,并尊重和服从大赛组委会对该项目奖项的处理意见。

  作为已有40年历史的权威青少年科技大赛,允许成人参与辅导项目程度如何界定?评审环节能否把好关?公众监督能够起到多大作用,记者梳理8个仍然值得持续关注的问题。

研究癌症小学生省级奖被撤,青少年科创大赛仍有八问待解

  涉事学生父亲陈勇彬在科学网发布情况声明并致歉。科学网官网截图

  追问1:目前事件调查进度如何?

  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组织委员会秘书处7月15日发布声明称,已成立专项调查工作组进行核查,责成并督导相关省市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组织单位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认真核查,并对相关调查进展作进一步核实,相关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如发现违反大赛规则问题,将依规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7月15日,第34届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组委会办公室就“小学生研究癌症论文”一事发布调查和处理结果情况通报,决定撤销该项目省级一等奖奖项。

  云南省创新大赛专家组认定:项目研究报告的专业程度超出了作者认知水平和写作能力,项目研究报告不可能由作者本人独立撰写,大赛组委会根据评委会建议,决定撤消该项目第34届云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成果项目(小学组)一等奖奖项,收回奖牌和证书。

  追问2:学生自主研究程度如何界定?

  陈勇彬在声明中表示,自己未充分掌握及领会组委会发布“项目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关键信息,过度参与了项目书文本材料的编撰过程,使用了大量生物医学专业术语。

  《青少年科技创新成果竞赛规则(2020年修订)》明确,每个项目可有1-3名辅导教师,对学生开展项目研究给予辅助性指导,但同时须遵守“三自原则”,即选题必须是作者本人提出、选择或发现的;设计中的创造性贡献必须是作者本人构思、完成,主要论点的论据必须是作者通过观察、考察、实验等研究手段亲自获得的;作者本人必须参与作品的制作,项目研究报告必须是作者本人撰写的。

  陈勇彬提到了一个词,“过度参与”。实际上,在该比赛中学生自主研究应占多大比例,家长等成人可以“帮助”多少,这个“度”,目前没有明确标准。

  贵州省青少年科技协会理事长夏五四曾经担任第22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评委。他坦言,父母是科研人员的孩子,确实比其他孩子更有优势,从小耳濡目染,也可以近水楼台接触实验室,了解一些实验器材。但对于这些孩子的参赛项目,家长和辅导老师的作用,更多的应该是引导孩子,挖掘孩子潜能,培养孩子科学思维,而非代替孩子。

  他说,一些家长抱着望子成龙的心理,这种“拔苗助长”的功利做法反而害了孩子。“家长不能把自己的虚荣心强加给孩子。”

  “各项目都可以明正言顺有学校课内外的科技辅导老师包括科学家,并且鼓励学生利用身边的各种资源来解决问题,培养思考能力、动手能力、写作能力等。这也是大赛的初衷之一。但问题在于学生应始终是项目的主体和主角,其他人只是辅助、指导角色。”曾担任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评审超十年的陈教授(化名)说。

  陈教授介绍,评审阶段通过项目的文本和现场问辩可以发现、判断成人参与是否过多,“我们首先看重学生研究思路是否清晰,另外根据项目中的主要核心实验的细节,可以了解学生的参与程度和贡献。”但他也表示,更多时候评委们很难通过终赛时仅十几分钟的面对面答辩判断成人的辅导程度是否超限,更难以100%证明该项目是否存在徇私舞弊的情况。

  追问3:评定环节能否发现参赛项目问题?

  《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章程(2019年修订)》规定,大赛设立评审监督委员会,由专家和主办单位代表组成,负责制定评审纪律,对评审工作进行监督,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影响、干扰评审工作。

  刚刚从某科研院所毕业的博士张恒(化名)认为,大赛最后的答辩环节应该进行把关。“如果项目不是小学生本人做的,答辩时不知道能回答上来几个问题”。

  夏五四称,通常各省选拔省赛一等奖的项目参加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在评审过程中,评委会通过孩子表现进行甄别,把优秀的孩子选出来代表省里参加国家比赛。“通常信心满满、对于自己的研究如数家珍的孩子,应该是自己完成项目的。”他说,一些项目明摆着孩子做不了,对于家长帮忙过度的项目,评委也会相应给予减分。

  “初评是网上评定,这一轮能筛掉文本上明显失误或存在舞弊情况的项目。”陈教授表示,项目进入终评时,评委们独立通过审阅材料和现场问辩分别打分,针对一些有明显问题的项目会尽量交流以便取得一致意见。问题重大的,评委小组长会及时向组委会汇报,咨询处理方案。陈教授向新京报记者介绍,最终奖项名单遵守“清零”原则,即该学科所有评委均认同评定结果,签字确认才有效。

  陈教授也坦言,评审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某些问题。

  陈教授表示,由于大赛活动安排较多,留给评委面对面问辩的时间不多,无法细究,也可能导致评审结果会有“漏网之鱼”。“问辩时间对评委非常紧张,每个评委一个上午要问辩20个左右的项目,经常连上冼手间和喝水的时间也没有。”

  有的项目通过现场问询才能发现学生自主参与性太低,而评委要想证明某参赛项目100%存在舞弊情况,需与项目相关的各级单位和个人沟通协调取证,难度极大,事实上十几分钟的现场问辩也不可能办到。

  “这种情况,我们一般评委们沟通确认后,会把那值得怀疑的项目作为三等奖处理。目前只要通过全国初审进入终审问辩,项目至少可获得三等奖。我们也希望,以后能够在制度规则上允许,终赛环节如被发现不具备条件的项目仅颁发参与证,不给予奖项。”




严正声明:频道文章除注明来源外,均系360肿瘤治疗网编译或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