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报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快报 >

6次艰难的肩关节复位,年过40的我,考取了骨科主治!

2020-12-04 01:01 来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本文经健康界特约作者「湘西刀客」授权发布。

欢迎向健康界投稿,,百万读者、优渥稿酬!详情请添加微信lubinxun2727。



接到父亲电话时,妻就在一旁。


听着我们的对话,她的表情愈来愈紧张:“爸爸的肩膀又脱位了?”


我点了点头:“是啊!”


妻有些无措,问题一个接一个:“得马上回去?是不是带上麻醉师?需要助手吗?”



倍感艰难的第6次复位


妻的担忧来源于父亲上一次肩关节脱位。那一次,我们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堪堪复位成功。

那还是一年前的一天下午,父亲在和母亲挪柴时,并没有比较特别的姿势,突然间就出现了左肩关节脱位。感觉到电话里母亲毫不掩饰的焦急,我立即从90公里开外的维新镇匆匆往水田老家赶,途中在太平镇接了妻随同。

到家时,夜色已深,除了偶尔闻及犬吠,村里人多已入睡,家里没有一个旁人。父亲躺在床上,十分紧张,肩部肌肉紧绷,我检查了下:方肩畸形、肩胛盂处空虚、上肢弹性固定,是典型的肩关节前脱位。作为已经进行肩关节脱位复位上百例的医师,我是理所当然的术者,妻和母亲充当助手,马上为父亲复位。进行局部浸润麻醉后,复位采用经典的Hippocrates法,这是高等医药院校教科书上唯一的方法,也是教授们教给我们的唯一方法。


父亲躺在床上,我站在床边,双手握住父亲左前臂于外展位徒手牵引,左足跟顶住腋部作为反牵引力,妻和母亲分别用毛巾绕过父亲肩部,做对抗牵引和外侧纵向牵引。父亲肩部肌肉紧绷的力量,超过了我们的想像,即使3个人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复位。

勿怪父亲畏痛,这已经是第6次了。以往的每一次脱位,都给他留下了关于疼痛的刻骨记忆。要不是这样,他是不会如此畏惧疼痛的!

但是,不复位显然是不行的。休息片刻后,我给十分紧张的父亲做好工作,又给妻和母亲一一鼓劲,开始第二次复位,但父亲的肌肉绷得更紧,而我们3人的力量却明显弱于先前,此消彼长,复位又失败了。

没办法,我只得打电话喊住在大队附近的父亲的表弟柏儿幺来帮忙。盏茶功夫,柏儿幺就赶到了,他长期在外务工,体力远胜于我。我把足蹬手牵的复位要领一一教授给他,确定他掌握后,由他接替我的位置,妻和母亲分工依旧如先前一般,我在旁指导,复位再次开始,而父亲则较前更加紧张。

持续牵引5分钟后,我开始指导柏儿幺内收、内旋父亲的左臂,但是位置并没有复上去,怕他们泄气松劲,我赶紧让他们继续持续牵引,同时用双手拇指按住父亲左侧肩峰,其余四指环抱住肱骨头用力向关节盂方向复位,在我的努力下,终于听到了入臼弹响声。

如闻天籁般,复位的四人顾不得满头汗水,顿时如获大释,松懈下来。我给父亲做了贴胸搭肩试验,阴性,复位成功。虽然复位成功,但父亲的紧张、畏痛心理、复位的困难,却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同样艰难的第5次复位


联想起父亲再上一次脱位后几经波折但更显艰难的复位经历,我就不难理解父亲的心情了。


那时我也在维新镇中心卫生院工作。父亲出事后,立即给我打电话,考虑到山高路远,赶回去需要几个小时,我雇人将他送到当地卫生院,请当时的业务院长组织人员给他复位,由于麻醉师不在家,肌松不好,连续3次也没能成功复位,父亲经历的痛苦可想而知。我只得往回赶,鉴于前车之鉴,我带上了医院的麻醉师。等我赶到时已经是3个小时之后,父亲1个人躺在门诊诊断床上休息,神情痛苦、萎顿不堪。

我的心一下子就酸了:父亲和母亲含辛茹苦,将我和弟弟培养成人,送出农村,自从母亲到益阳、太平给我和弟弟带孩子后,父亲长期一个人在家,要他和我们一起住,他却说不习惯,有什么事情,身边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叫作为儿子的我情何以堪?

我给父亲检查了下,左肩关节前脱位,肩部肌肉紧绷如铁,同时发现左侧锁骨陈旧性骨折畸形愈合。追问父亲,回答是前几年骑车出诊时摔伤,怕我们担心,一直没有告诉我们。泪水一下就濡湿了我的眼睛,如果父亲不含辛茹苦,勒紧裤带的培养我们,而是将我们留在自己身边陪伴,肯定不会落得如此孤苦伶仃。

忍住心酸,赶紧请麻醉师为父亲进行了臂丛麻醉。麻醉成功后,我感觉到父亲左肩部的肌肉还是十分紧张,复位可能存在一定难度。而且,由于已连续3次复位失败,父亲已经如孩子般畏痛。我小心翼翼的如教科书般使用Hippocrates法进行复位,但父亲忍不住疼痛的呻吟再一次导致复位失败。

脱位无解?

但如果手法无法复位,父亲将不得不承受更痛苦的手术开放复位。我只得细心地给父亲解释,并请同行的袁医生一同为父亲复位,在两个人的努力下,在父亲的疼痛失声中,复位终于成功。这已经是此次脱位的第5次复位了。




痛苦的记忆


往前追溯,父亲的第一次肩关节脱位是在35年前。


为了养家糊口和供我及弟弟读书,父亲在村里当赤脚医生的同时还得下地务农。一次,父亲到平富大爸的猪楼上取“qiang”(一种农具)时,不慎脱位,当时我还在读小学,放学回家,看见家里满是人,卫生院的外科名医康医生将父亲的肩膀用梯子槵卡住牵拉复位以及父亲痛苦的表情、惨叫的场景在我年幼的记忆里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直到现在,那一幕仍能清晰的浮现在我眼前。


父亲的第二次肩关节脱位是在割羊草时出现的,我没有在场,由于有了第一次经历,父亲没有接医生,而是请了当时正值壮年的太清嗲和太华嗲给他复位,器具依然用的梯子,几次三番,终于复位成功,但剧烈的疼痛再一次给父亲留下了深入骨髓的记忆。

第三次第四次脱位分别是在开门、打喷嚏时出现的,复位经历父亲不愿多说,想必没有麻醉的、粗暴的复位留给父亲的只有疼痛,以至于本来该容易复位的习惯性脱位,在父亲心目中也变得异常疼痛、异常恐惧起来。


苦学苦练


在亲自给父亲进行两次复位后,父亲痛苦的表情、如孩童般畏痛的心理给了我深深的刺激,如何尽量减轻复位的痛苦、保证复位的成功率是我经常思考的问题。


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骨科知识的欠缺,看来只有更深刻、系统的掌握骨科知识,才能找到减轻父亲痛苦的答案。


为了督促自己学习,已经晋升普外科副主任医师的我再次报考了骨科主治医师的考试。

学习理论知识、揣摩复位技巧,成为我每天自学的必修科目,第9版普通高等教育国家规划教材《外科学》、《中医骨伤科学》成为我的案头必备之物。

除了努力学习书本知识,湖南省中医附一的周长征主任医师、常德一医的毛坤祥主任医师、常德市第一中医院的徐超乐副主任医师、湘西北中西骨科群(微信)的专家们,都成为我经常请教的老师。

肩关节的解剖、肩关节脱位的病因病理在我心底逐渐明晰起来,肩关节脱位的复位方法我掌握得越来越多:拔伸足蹬法、椅背整复法、拔伸托入法、肩头顶推法、膝顶推拉法、牵引回旋法等传统技法;Kocher复位法、Stimson复位法、Milch复位法、外旋复位法、Spaso复位法、Eskmo复位法、肩胛骨复位法、FARES复位法……等现代技法,并且在临床应用中愈来愈得心应手,有时甚至在同事们的惊叹声中轻易秒复,许多患者因此而受惠。

经历无数日日夜夜的苦学苦练,2019年,我通过了骨科主治医师考试。


超出认知的秒复


面对妻的惊慌与疑问,我带上麻药与注射器,淡定的对她说,先回去看看。


一路上妻十分担忧,害怕又像上次一样难以复位,爸爸又是疼痛难忍。赶到家里,看见只有我和妻,父亲母亲的神情也显出深深地担忧。我拿出麻药,用注射器抽好,准备给父亲进行肩关节麻醉,刚一接触父亲的肩部,父亲就“哎呦!哎呦!”叫了起来,表情十分畏惧。


给父亲进行肩关节麻醉20分钟后,父亲已感觉不到疼痛,我让父亲坐在椅子上,用左膝顶住父亲的腋部,将父亲的左上肢外展外旋、内收内旋……

父亲、母亲与妻错愕的看着我,在他们看来,复位,多人使劲也不一定行,现在只我一个人,这是搞什么名堂?就在他们的错愕里,只有须臾,一声弹响,关节已经复位,父亲的左手轻易就搭到了右肩上,左肘贴住胸部也没有丝毫不适。

现场出乎意料的寂静。

父亲和母亲诧异的彼此对视!妻看着我,也像看着外星人,一脸惊奇,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一个人,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在大家还没搞明白的时间里,就将以前几个人也难以复上去的关节瞬间秒复!

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看着父亲轻松的表情,我变得开心起来。

没有人知道,为了这一刻,我度过了多少个苦读苦练的日日夜夜!也没有人知道,我考了个骨科主治医师,只是为了父亲的肩膀!

来源:健康界

作者:湘西刀客


湘西刀客:原名汪军,普外科副主任医师、骨科主治医师、全科医师,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



投稿请添加微信:
lubinxun2727
一经采用即奉酬劳
50-5000元

小健说:
如果不想错过我们的推送,可以进入公众号,查看以往的文章列表;
如果有一天没有收到我们的推送,那可能因为微信改变了推荐方式,不是我们没有更新哟;
你可以在搜索框搜索“健康界”,进入公众号,阅读往期文章。
今天的文章对你有帮助吗?
欢迎点个“在看”或者看完点个“
你的鼓励是我们坚持每天更新的动力!



严正声明:频道文章除注明来源外,均系360肿瘤治疗网编译或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