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快报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快报 >

猥亵亲生女儿却被判无罪,居然是因为医生出具的一张诊断证明

2020-12-04 05:04 来源:网络整理 移动版

作者:PDs.


《三国演义》中曹操曾经留下诸多名言,「吾好梦中杀人」便是其中非常有震慑力的一句,警告他的所有侍卫在他睡眠的时候勿近,否则休怪刀剑无情。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恐怕是人类第一次有一边梦游一边作出危险行为的记录。

梦中杀人的故事其实更多的看成是体现曹操多疑性格的文学性描述,但文学来自于生活而高于生活,现实可比这个狗血的多。

睡梦中,人真的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2019 年,英国每日镜报就曾经报道过一个奇人异事:一个患有梦游症的患者也学着曹操警告身边的人,他睡觉的时候可千万不要接近他,但他给出的原因却比曹操夸张得多:因为他可能睡着睡着就把身边的人给性侵犯了。

而这居然真是个写进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 DSM-5 的真实疾病。


为嫌疑人脱罪


精神科医生收到法院打来的一个电话,邀请他协助法院做一次特殊的诊断。

法院称,嫌疑人汤姆被指控猥亵自己的亲生女儿。

但汤姆一直坚称自己当晚睡得很沉,完全不记得整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更蹊跷的是,汤姆的妻子出来为自己的丈夫辩护,说自己的丈夫有过这么一段「黑历史」:他以前好几次在睡梦中和她发生了性关系,第二天却对这件事情全然不知。由于这种事情发生过不止一次,因此妻子认为,丈夫这一次是类似的症状发作了。

正是汤姆妻子的这段证词,让法院下定决心请求专业人士帮助。

精神科医生查看了汤姆既往的病历,建议他做一次带有视频监控的多导睡眠检测(video-based polysomnography),一方面可以来明确诊断,另一方面也为法院提供证据,来看看他和他的妻子是否在撒谎。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检查,能同时给医院和法院都提供证据呢?

多导睡眠图又称作多导睡眠检测实验,用来确诊睡眠相关的疾病。患者在专门的睡眠检测室里睡上一觉,多导睡眠检测就可以记录睡眠状态下患者的脑电图、血氧、心率、呼吸频率等等数据,同时视频还可以录下患者在睡眠中的所作所为。

多导睡眠检测 图源:Wikipedia


通过阅读患者睡眠中脑电图,医生就能够知道患者在视频录像中某些行为时的真实精神状态。

一夜过去,多导睡眠检测的结果显示汤姆患有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OSAHS),这和他既往的病史是相符的。但另一方面,多导睡眠检测的视频还记录到了奇怪的一点:在非眼动睡眠时相,他会做类似进行性行为的举动。

从睡眠检测的结果来看,,汤姆有可能确实患有某个特殊疾病,并且在疾病发作的期间对他的亲生女儿进行了猥亵。但是医生还是不能肯定这个答案,于是又向汤姆夫妇再次询问更加详细的病史。

妻子向医生补充道:汤姆过去一直都有这个问题,之前偶尔会佩戴正压无创通气呼吸机来帮助睡眠,但最近并没有戴着这个呼吸机睡觉。

妻子还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只要有规律使用正压无创通气呼吸机,汤姆就不会出现梦中求欢的举动。

正压无创通气呼吸机 图源:Wikipedia


医生恍然大悟,又给汤姆进行第二次多导睡眠检测。和第一次多导睡眠检测不同的是,这次他要求汤姆戴着正压无创通气呼吸机进行检测。这下,汤姆的睡眠呼吸问题随着正压呼吸机的使用而大大改善,而且整个睡眠过程中并没有出现任何与性行为相关的举动。

医生最终给汤姆下了两个诊断:1.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2. 睡眠性交症。

根据医生的专业判断和其他的一些证据,法院宣判汤姆无罪。

一个真实存在的诊断

我们还在惊讶着这有可能是个刚进入诊断手册的新东西时,2005 年的豪斯医生第一季就已经出现过这个神奇的疾病。

图源:豪斯医生第一季

在这一集里,一个女患者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但她自己矢口否认和任何人发生过性关系。结果,豪斯医生也是排除几乎所有可能的选项才作出这个判断:患者患有睡眠性交症,并且在睡梦中爬上邻居前夫的床,而怀上了他的孩子。

人在睡眠过程中会出现周期性的快速眼球运动,根据这个过程可以将睡眠分为快眼动睡眠和非快眼动睡眠。

图源:Wikipedia

睡眠性交症,又称作睡眠相关的性行为,指的是患者在睡眠中在非快眼动睡眠相(NREM)进行了与性有关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性交、自慰、性行为相关的抚摸行为等等。由于这一切发生在 NREM 时相,患者醒后对这些事完全没有印象。

DSM-5 中,睡眠性交症属于非快眼动睡眠相唤醒障碍(NREM arousal disorder)中,梦游症诊断下的一个特殊亚类。

而在睡眠专科的诊断手册 The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Sleep Disorders 里,睡眠性交症则归类于非快眼动睡眠相异睡症(NREM parasomnia)中。

要诊断这个古怪的疾病,最最重要的自然是患者的病史,一个精神科或者睡眠专科的医生可以根据患者的病史直接做出这个诊断。

但是如果牵涉上了法律案件,或者医生需要进行其他的鉴别诊断,医生常常需要多导睡眠监测,根据检测中的脑电图和录像结果来辅助诊断。

进行多导睡眠检测的患者 图源:参考资料 6

目前认为,睡眠性交症发作时常常会有诱因,正如之前描述的病例,汤姆是因为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没有控制好而诱发了对女儿的猥亵。

我国的台湾地区曾经报道过一个病例,一位 20 岁的小哥就是因为一段时间的疲劳、日夜颠倒的影响,睡着睡着就在一群舍友面前「当众自慰」。

Mayo Clinic 还报道了一个患有焦虑症的 16 岁小患者,他的精神科医生给他的抗焦虑药加量后,他的父母发现他有梦中自慰的现象,而这名患者也最终确诊睡眠性交症。

目前医学界对睡眠性交症的认知还停留在相对起步的阶段,所以睡眠性交症患者的重点在于预防诱因:给有梦游症病史的病人一些安定类的安眠药,给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低通气综合征病人戴上正压无创通气呼吸机、给焦虑症的患者抗焦虑药、给遭遇重大变故的患者心理疏导治疗,等等。

由于症状十分私密,睡眠性交症的患者家庭中往往有外界难以想象的困扰。

「无论你穿或者没穿衣服,他总是在睡梦中对我上下其手」,一名睡眠性交症患者的妻子说:「而第二天醒来,我又必须顾及他的自尊心,我不知道该不该跟他说他昨晚又发作了。」

「他是我的丈夫,我也知道这是个病,这并不是他的错,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日复一日,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患病的丈夫则是怀着对妻子深深的愧疚,除了规律地就诊、排除各种诱因、尽自己最大的可能配合着医生控制症状之外,别无选择。

「我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个恶魔」,患者说:「我知道我的妻子为我付出很多,但我却对自己的处境无能为力。」

可能被利用的法律漏洞

2015 年,有一篇文章统计了截至当时美、英、法等 9 个西方国家中,一共收录了 94 例睡眠性交症,其中的 14 例最终演变成法庭上的短兵相接。

爱尔兰时报 2018 年时也登报说,在近年的强奸案件里,睡眠性交症正在成为嫌疑人为自己辩护越来越高发的一个词汇。

但不是每一个患有睡眠性交症的嫌疑人,最终都能逃脱法律的惩罚。

2018 年的一天清晨,一场持续一整夜的派对过后,一名女生发现自己被一名仅有一面之缘的男子莱恩侵犯了。

莱恩的医生出庭,极力证明莱恩是一名睡眠性交症患者,并且当庭提供详尽的病历资料。和文章开头汤姆的案例一样,医生要求法院进行一次多导睡眠检测,给法院提供更加详尽的诊断证据。

尽管多导睡眠检测确实记录到莱恩在 NREM 时相出现了带有性行为意味的举动,但这一次,加拿大的法院却给出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判罚:莱恩被判有罪。

法院给出的解释是:尽管莱恩能够确诊睡眠性交症,但是头一天晚上他们举行过派对,而且还喝了不少酒,当前并没有证据说明双方发生性行为时的精神状态。

图源:图虫创意


一方面,酒精确实能够成为睡眠性交症发作的一个诱因;但是另一方面,醉酒之后本来就很容易断片。仅仅凭着睡眠性交症的这一个诊断,莱恩并不能证明他究竟是在酒精作用下对受害的女生起了歹念,还是睡眠性交症发病的状态下对她进行侵犯。

另外,法院还得到了被侵犯女生男朋友的一段证词:莱恩曾经私下向他们道歉,并要求私了。这种带有认罪性质的举动也影响了法院的最终判决。

睡眠性交症属于精神疾病的范畴。在我国,精神病人需要经过专业的司法精神病学鉴定才能作为法律量刑的参考,法律上对精神病患者是否应该量刑本就难下定论。(详情请见丁香园既往文章:)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便患者确实患有这个疾病,法院也很难去界定患者究竟是「有心为之」还是「无心之失」。

有患者一觉醒来便被指为强奸犯,真正的犯罪者却想打着疾病的幌子来为自己脱罪。


但患者和受害者,都是被疾病所伤害的人。


如何为患者洗脱罪名?如何抚平受害者的伤痛?如何将可能的漏洞牢牢堵死?患有睡眠性交症的患者生活上本来就有难言之隐,离奇的病情和扑朔迷离的案情,还会让相关法律案件的判决更加复杂。


如果,莱恩向受害者道歉的事情始终没被发现,法院又该怎么判呢?(审核:gyouza,Leu.)

致谢:本文经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 潘冰专业审核


【注】

浙江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潘冰审核意见:

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案例,睡眠性交症在临床中十分不常见。这个疾病需要和中枢性的呼吸暂停及一些继发性的疾病,如甲状腺功能异常导致的呼吸暂停等相鉴别。

相对于 NREM 时期,在 REM 时相更容易发生行为问题,比如暴力和伤害性行为。

至于法律问题,的确是个复杂的问题,可以参考「病理性醉酒」,若已经发生过类似问题,并且不去防范和治疗,屡次发生,法律上恐怕很难认同「无罪」。正如文中最后一个的案例。


题图来源:图虫创意

参考资料:

1)https://en.wikipedia.org/wiki/Sleep_sex#cite_note-:4-13

2)Carlos H. Schenck, MD, Mark W. Mahowald, MD, et al. Sleep and Sex: What Can Go Wrong?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Sleep Related Disorders and Abnormal Sexual Behaviors and Experiences,Sleep, Volume 30, Issue 6, June 2007, Pages 683–702.

3)Cramer Bornemann MA, Schenck CH, Mahowald MW. A Review of Sleep-Related Violence: The Demographics of Sleep Forensics Referrals to a Single Center. Chest. 2019 May;155(5):1059-1066.

4)Amir Mohebbi, Brian J. Holoyda, William J. Newman. Sexsomnia as a Defense in Repeated Sex Crime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sychiatry and the Law Online.Mar 2018,46(1):78-85.

5)https://www.irishtimes.com/news/crime-and-law/use-of-sexsomnia-defence-is-expected-to-increase-in-ireland-1.3353473

6)Yeh SB, Schenck CH. Sexsomnia: A case of sleep masturbation documented by video-polysomnography in a young adult male with sleepwalking. Sleep Sci. 2016 Apr-Jun;9(2):65-8.

7)Contreras JB, Richardson J, Kotagal S. Sexsomnia in an Adolescent. J Clin Sleep Med. 2019 Mar 15;15(3):505-507.

丁香园期待你的来稿!

好文不怕贵,舍得给稿费
投稿邮箱:tougao@dxy.cn

后台回复「投稿」即可查看投稿规则


或点击菜单栏「投稿」查看投稿规则


相关文章


严正声明:频道文章除注明来源外,均系360肿瘤治疗网编译或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